认清了实际,却仍然坚持以期望替代实际的悲惨剧

韩非又称认清了实际,却仍然坚持以期望替代实际的悲惨剧韩非子,战国时期杰出的思想家、哲学家和散文家,法家代表人物。韩桓惠王之子标签14,与秦相李斯都是荀子的学生。韩非文章出众,连李斯也自叹不如。先秦七子之一。著书《孤愤》《五蠹》《内外储》、《说林》《说难》等,被誉为最得老子思想精髓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人为庄周)。

在韩国时,韩非多次上书韩王,希望改变当时治国不务法制、养非所用、用非所养的情况,但其主张始终得不到采纳。韩非的书传到秦国,秦王非常赞赏韩非的才华。但是文采斐然的韩非为秦王嬴政所赏识,却与李斯之政见相左。韩非欲存韩,李斯欲灭韩。因为韩非子和李斯曾经是同窗,李斯深知韩非辩才了得,担心嬴政被韩非计谋所蒙蔽,故上疏嬴政,陈述其中利害。秦王认为李斯言之有理,便抓捕韩非。廷尉将其投入监狱,最后逼其服毒自杀。韩非想上书始皇帝,被拒绝。后来始皇帝后悔了,派人赦免他,但是韩非已经死了。标签3

韩非在国家政体方面主张建立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封建专制国家,韩非子的“法”、“术”、“势”相结合的政治思想,是封建专制主义思想认清了实际,却仍然坚持以期望替代实际的悲惨剧的重要内容。韩非还继承了荀子关于封建专制的一些思想,并进一步理论化和系统化,从而成为封建专制主义思想的倡导者《韩子忠孝篇》说:“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顺则天下治,三者逆则天下乱,此天下认清了实际,却仍然坚持以期望替代实际的悲惨剧之常道也。”

韩非继承和总结了战国时期法家的思想和实践,提出了君主专制中央集权的法家实践理论。他主张“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执要,四方来效”(《韩非子扬榷》(扬权)),国家的大权,要集中在君主(“圣人”)一人手里,君主必须有权有势,才能治理天下,“万乘之主,千乘之君,所以制天下而征诸侯者,以其威势也”(《韩子人主》)。为此,君主应该使用各种手段清除世袭的奴隶主贵族,“散其党”“夺其辅”(《韩子主道》);同时,选拔一批经过实践锻炼的封建官吏来取代他们,“宰相必起于州部,认清了实际,却仍然坚持以期望替代实际的悲惨剧猛将必发于卒伍”(《韩子显学》)。韩非子还主张改革和实行法治,要求“废先王之教”(《韩子问田》),“以法为教”(《韩子五蠹》)。他强调制定了“法”,就要严格执行,任何人也不能例外,做到“法不阿贵”“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认清了实际,却仍然坚持以期望替代实际的悲惨剧匹夫”(《韩子有度》)。他还认为只有实行严刑重罚,人民才会顺从,社会才能安定,封建统治才能巩固。

政治上他认识了当时的现实,必得中央集权,可感情上,他依然希望存韩,用多重人格来理解他么?秦王肯定不见得会这样认为的,那么秦王杀韩非自是不理亏。那秦王后来又后悔什么呢?误杀忠良?!

韩非对君王之于臣下,他认为要去“五蠹”,防“八奸”。(《韩子八奸》 《韩子五蠹》)所谓五蠹,就是指:1、学者(指儒家);2、言谈者(指纵横家);3、带剑者(指游标签14侠);4、患御者(指依附贵族并且逃避兵役的人标签14);5、商工之民。他认为这些人会扰乱法制,是无益于耕战的“邦之虫”,必须铲除。 所谓“八标签17奸”,就是指:1“同床”,指君主妻妾;2“在旁”,指俳优、侏儒等君主亲信侍从;3“父兄”,指君主的叔侄兄弟;4“养殃”,指有意讨好君主的人;5“民萌”,指私自散发公财取悦民众的臣下;6“流行”,指搜寻说客辩士收买人心,制造舆论的臣下;7“威强”,指豢养亡命之徒,带剑门客炫耀自己威风的臣下;8“四方”,指用国库财力结交大国培养个人势力的臣下。这些认清了实际,却仍然坚持以期望替代实际的悲惨剧人都有良好的条件威胁国家安危,要像防贼一样防备他们。

为何同床都防了的韩非没防同窗李斯的索命呢?实在不是智商的问题,要说情商吧,从《韩子认清了实际,却仍然坚持以期望替代实际的悲惨剧八奸》 《韩子五蠹》来看,这情商也不低了。关键是他既认清了现实,却依然坚持以希望代替现实,这便悲剧了。明明知道秦统一六国势在必行,还指望韩的中央集权。明明知道人心难测,还处处直言不讳。秦王悔的不是枉杀忠良,而是杀早了这么个聪明的傻子,留着他韩国也翻不起浪来,多出些真灼见倒是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标注